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小五台受困记(六)  

2006-03-31 08:23:30|  分类: 纵情郊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怕夜里风大帐篷真的会被掀下山坡(因为无法打地钉,尿液冻结的地钉很浅,有些地方雪薄无法用尿液),我们尽量背对山顶一侧坐着,强打精神讲故事,那些破故事讲得有气无力,听得过耳即忘。谁还能真的绘声绘色?我给大家讲股市,讲自己纸上富贵的经历,并夸下海口 :“再来牛市后,一定帮你们找几只大牛股,一块发财。”但发财似乎吸引力有限,他俩想的是有钱了一定买最好的登山装备,爬最喜欢爬的山,“我他妈的雇20个村民扛装备,睡遍小五台山所有的山沟,困10天也不怕,”大鱼还是舍不得小五台。

这一夜睡得很轻,很少,总梦见我们三人驾着帐篷滑进山谷;这一夜很长,很冷,总觉得天已亮而睁眼探寻却发现天未亮:这一夜的磨难无以言表。

 

1月4日。Damon的声音破晓黎明,带来山上的第三个太阳,他宽洪大量地宣布:“GPS上的交汇点找到了,我们沿山脊走两个小时肯定能找到下山的路,大家太累,可以再睡一小时懒觉,八点半出发。”小壮猴的话温暖如春。前两宿都是在六点起床,七点出发,而且必须令行禁止。今晨能让大家多懒一个小时,谁说不是“宽洪大量”?帐外零下30度以上,睡袋内怎么说也算暖意融融的,舒服一会儿是一会儿。可四十岁的老男人睡不得懒觉,我起身出帐。又是一个阳光艳丽,天宇澄澈的清爽天。踱步到坡面最高处,寒风扑面,心旷神怡:“大家听好,我要朗诵诗啦。”

我愈加自我陶醉地朗诵起舒婷的《寄杭城》:

“如果有一个晴和的夜晚

也有那样的风,吹得脸发烫

也是那样的月,照得人心欢

啊!友人,请走出你的书房

……

榕树下,大桥旁

是谁还坐在那个老地方

他的心是否和渔火一起

飘泊在茫茫的江天上。”

掌声。很婉约的诗情弥散开来。我来了情绪:“再给大家来首糙的!”——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也锁了’

一个声音高叫着——

哦靠!怎么全锁啦?!”

掌声。大笑。轻松。欢畅。预示着一个满含希望的白天。

沿山脊向东北方向下行,路时窄时宽,好走多了,双腿却不那么好使了,偶有上坡时倍感吃力,而在临崖的窄路又让腿肚子发软,恐惧得不敢迈步。口渴程度也超过了前三日,几乎每次歇息都要吃一口雪。不敢马上咽下冰寒伤胃,便含在嘴里含温了再咽。而咽一口雪后,嘴唇更干,似乎雪里有什么酸碱物质,烧得嘴唇干裂,干裂了好几天。“吃冰,吃冰好些”大家传话,纷纷在草根处找冰吃。饿了再嚼一口压缩饼干。硬碰硬,冰硬?压缩饼干硬?还是我们的牙硬?

大约12点钟,喜讯传来,前方GPS汇聚点的山脊西南侧看到了脚印——通往山下的脚印!显然是昨晚救援人员留下的。这时不住试呼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回应:“Damon、Damon,我是晨峰……”,“Damon、Damon,我是豆苗......”我们脱险了,我们大声说话了,我们笑了。

Damon这个专制头领却开始犯决策恐惧症了:“全体注意!原地休息,必须等见到救援人员身影后才可下山,必须结组下山!”

这会儿每个人都想争先恐后跑下去,毕竟是逃命嘛。可还得服从这个小暴君。其实暴君的决策是正确的:第一,所有人体力严重透支,走缓坡都打晃便是证明,而兴奋起来后更容易慌不择路,山难往往都发生在下撤途中;第二,残存的体力决不允许我们再走错路,走错路后残存的给养和煤气也无法让我们靠饮食恢复体力;第三,阿力已基本走不动走了,靠我们自身的能力哪怕再有奉献精神也是抬他不动的。即使这样,呼噜噜下山时不小心还是差点摔进山谷,幸亏他的背包上的帐篷挂住了树枝。现在他那项帐篷还留在海拔2500米山坡的某棵松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9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