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阿空加瓜日记(之二)  

2008-01-18 09:1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空加瓜日记(之二)

十二月二十二日 星期六

尽管时睡时醒,但一片散利痛缓解了头疼,睡得还算舒适。

餐帐顶是透明塑料,晨光照进来,明亮刺眼,对面山峰的白雪在阳光下更是刺眼。

“我操”小老孙发出的第一声啼叫是国骂“睁眼便见雪山阳光,这他妈的真是超五星级待遇”。他登过慕士塔格,没啥高山反应,昨晚没人吱声时他坐在那里写诗,反复唠叨想他的小女朋友了,说女友时竟习惯地加上一句国骂“操他妈的”,引起大伙儿哄笑。

“怎么?连她妈也一起通杀?”……另一些主要是方泉说的不堪入耳的话这里只好删掉了。木佳人几次抱怨说你们这伙人个个在国内都人五人六的怎么到了这儿就这么糙。到后来她自己一着急也是脏口獠牙,有时还是说着洋文时跳出来的。

4300米海拔的大本营直译过来叫“骡子广场”。每到12月和1月的登山季,每日聚在这里的动态人数为700人。像个万国博览会。中国人因为罕见所以人家都以奇怪却友好的态度与我们招呼。去打海事卫星电话,正经花打通的电话据称是从这里打向中国的第一例。

诺大的营地只半小时就转遍了,剩下的时间便是在帐篷里呆坐,以三顿饭划分时段,又过上了猪一样的闲适生活。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山反应,都睡不好觉,便都不爱言语。看书呗,我看《巴菲特之路》,并购他爸看《自私的德性》,木佳人翻《汉魏诗鉴赏辞典》,正经花读英文版阿根廷旅行指南,小老孙一本《余光中诗文选》翻来翻去嘴里不时叹息:“太臭太臭”……读书的效率特低,半天翻了5页已把前2页内容忘了。其实书在这时不过是道具,打发寂寞和无聊的道具。

正经花几乎隔上两个小时就倒腾一次大包,说是找东西,但显然是坐卧不安的表现。常有这样的时刻,帐篷里悄无声息,正经花倒腾大包的悉窸声证明着人气的存在。

傍晚丹尼尔来查验每个人的装备,雪镜、冰瓜、冰镐,穿上6公斤重高山靴,笨拙,却油生自豪之情。

夕阳打在雪峰上,金光闪耀。黄昏,雪山里的黄昏还是让人心境舒朗。

十二月二十三日 星期日 寒冷

昨夜几乎整宿未眠,可能是因为木板地斜而我头朝下。心慌、喘不上气,却强忍着不吃安眠药。正经花坐卧不宁,数次起夜,谁问他话他都不答,却自言自语说帐外暖和。让人担心,他毕竟是第一次爬雪山。

睡不着睁眼发现月光居然也亮得刺眼。正经花说帐外暖和,我也借着起夜而到帐外走走。冷,特别冷。但如昼的月光令人惊奇,不由得涌出二十年前写的诗句“到月下走走,便走进了满浸忧伤的回忆……”

早饭后,全付武装地展开适应性训练。高山靴令人举步维艰,却必须提前适应。从海拔4300米到4900米用了三个多小时,头生疼、腿发软。山口风大、冷气袭人。坐定吃半个面包的功夫我竟打了个盹儿。

再回到营地头却不疼了,帐内气氛亢奋了许多,先是拿昨晚正经花几次起夜取笑,后又谈起写诗。小老孙昨晚写给女友的两句挥去了什么挥不去的是什么引来七嘴八舌的议论。五人中属他年龄大,光头已滋出霜样的白发,却总炫耀般嘿嘿笑着说小女友对他如何如何。从木佳人的古诗集上看到那首最早的海誓山盟的诗,我大声朗读:“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几遍下来,戏谑的口气愈加深情,我真的被这古典的感情感动,我怎么被感动了?

就此讨论起爱情……一贯严肃正经的正经花讲起一年前他与哈佛女友的恩怨……这时我决定给他取名“正经花”,正经八摆地“花心”!

十二月二十四日 星期一

高山反应缓解了许多,有了精神气儿和精力却更觉得寂寞和无聊。

10点多去打电话,老婆正和朋友们过平安夜,噢现在是北京时间晚9点,正是平安夜喝红酒的时候……三分钟花6美元!

唤并购他爸也去通话,他摇头:“若父亲真有什么不测我在这儿也是干着急。”由此他讲起童年往事。他父亲是老电影《铁道卫士》里英雄的原型之一,文革中他看见来人抓他父亲当着他的面煽父亲的耳光……我讲起文革中大伯父被村里民兵吊在房梁上抽打,而三个十岁上下的堂兄被罚站一旁看着大伯父被折磨得鬼哭狼嚎……小老孙讲十年前陪侯德健父子探家,侯的父亲是国民常老兵,逃往台湾前家里给他娶了童养媳。文革中造反派逼着童养媳用浸油的棉纱烧焦婆婆的十指以示和反动派婆婆划清界线,之后她又养了老太太一生……由文革讨论到专制制度,讨论到没有宗教的民族的残暴和悲哀……讨论的激烈程度令我想起1989年以前大学宿舍里指点江山的“卧室政治局会议”。

午饭后小老孙讲几年前他年近五十离婚,阴错阳差地剃了光头,竟从此心态更年轻,桃花运不断。他力劝正经花改变发型,改变几十年养成的老干部做派。一直在旁边打盹儿的正经花一机灵:“理就理!”小老孙拿出随身携带的电动推子,三下五除二几分钟即将正经花乱篷篷的脑袋修理成短发毛寸。“年轻、精干,你这样再去找哈佛女友,看她不悔青肠子”木佳人的鼓励让他激动,索性他扔了秋衣秋裤和一年四季都穿在身的黄马夹。

几天不洗澡了,头皮发痒,和并购他爸一商量,索性我俩也理成了光头。理光后不时地摸摸秃顶,挫挫的,手感异样。记忆中只在小学时剃过一次光头,这回又剃是削发明志吗?奔五十的人了还有啥志要明?

4点去医务室例行检查身体,我和正经花被查出肺部有锣音,需明天复查,否则不得登顶。我和他都是二十几年的老烟民,吸烟影响到登山,唉,我他妈的一定戒掉!

晚饭是每人一块煎牛排,丹尼尔拿来两瓶香槟,圣诞节总得过嘛。香槟酒激红了一付付脸颊,小老孙唱起你问我爱你有多深,丹尼尔唱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我朗诵《寄杭城》,并购他爸即兴翻译。大家一起唱两国人都熟悉的美国乡村歌曲,最后小老孙即兴做诗将阿空加瓜比作母亲将珠穆朗玛喻为父亲,翻译给丹尼尔、达塔听,他俩激动得跳了起来,干杯!干杯!丹尼尔说:“为生命干杯!为攀升干杯!“

丹尼尔是阿根廷著名的登山家,阿空加瓜的两条险路都是他开辟出来的,他从海拔4300米冲顶后折回只用8个小时,是阿根廷记录的保持者。不过他说意大利人更牛,人家是4个多小时折回。从医务室归来时我们遇见一个黑瘦的秘鲁人,丹尼尔讲这家伙是从3300米海拔的过渡营地直接冲顶,折回到4300米海拔的大本营时只用了15个小时。这还是人吗?须知,我们从过渡营地到大本营足足卯劲儿卯了8小时哪。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