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重新编发 - 小五台受困记(一)  

2008-08-25 11:04:31|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啸,像无数枚频率不同、音质参差的哨子同时吹响,呼啸的风声把我惊醒。这是200512日凌晨。昨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7点,我们绿野Damon16人经过整天“魔鬼训练式”的攀爬,还是在天黑后抵达宿营地——河北小五台西台西南侧海拔2700米的斜坡。摄氏零下30度以上的严寒冻结了我的食欲、我的除取暖之外的一切欲望。我和同样“四体不勤”如我的皮休很快钻进帐篷倒头哆嗦。方才Damon、吴志手忙脚乱帮我俩支帐篷时,我还在一旁瞎转,假装帮人家搭把手什么的。冻得没面子了,累得也没尊严了,心理便有些阴暗:反正咱手笨不会支帐篷,能者多劳嘛。

呼啸,让人想象帐外的寒气逼人。但在高山帐内,尤其穿着抓绒衣裤钻进两条睡袋,并不觉得冷。后来听说,第三夜宿营时流浪人和酷道两人合钻一条睡袋,宁可挤得不能翻身也要这样是否因为寒冷难耐呢?下次见面时一定得问问他俩。腰硌得酸痛,换个姿势又感觉身体下滑。山坡没有平整地,仰身躺着似躺在足底按摩的长椅上,“长椅”凹凸不平仰身尚能凑和,一旦侧直身子,总有下滑的不安全感。想伸出手找头灯看表,刚翻开睡袋,睡袋头部擦碰帐壁带下一阵冰霜,洒在脸上,惊悚了睡意。帐外温度零下30度以上,帐内怎么也有零下20度。呼出的热气遇冷气,迅速在帐壁结满薄雪般的冰霜。所谓冰窑不过如此吧。又缩进睡袋,捂严。时间不重要,寒冷太真实了。开始浮想联翩,却是不成情节的交替变幻的人、事、场景。渐渐地,恐怖的呼啸声被听成有节奏感的交响乐,在交响乐的伴奏下,迷迷糊糊重又轻轻睡去。

说到宿营,这一夜其实是三夜中最舒适的,后两夜营地更斜、更凹凸不平,帐内更挤。后两夜我是和大鱼、Sabrina挤一顶双人篷,大鱼健硕,Sabrina的脂肪也不薄。吴志、Damon更惨了,第一夜是3人宿三人帐;第二夜是4人挤三人帐,第三夜是5人挤三人帐——Damon、皮休、蒸汽机、没天天四位170cm以下身材的先顺着躺平,然后缩起腿,178cm的吴志再横躺过去。“似睡似醒间,一会儿是胸前伸过一只脚,把它推回去,一会儿是腰部搭上一只脚,把它推回去……你说人家没天天女士的纤脚咱忍忍也就算了,可蒸汽机那大粗脚横过来谁扛得住?”吴志后来说。

帐篷在狂风中缓缓下移,移动得越来越明显了,就要跌进深谷时我一声惊叫。睁眼发现是个恶梦。似乎为验证是否真的做梦,便果断地伸出手,按亮头灯。清晨5点。再忍俩钟头太阳就会出来。忍吧,可难忍的是小便的欲望。在忍得几乎要喷涌的关键时刻,迅速穿上羽绒衣,爬出来,跪在帐口……穿鞋太费事,好在帐口是背对风口的。仰身退回帐内的瞬间,抬头望天,怔时凝目不动了:夜空中繁星闪烁,天是黑里透蓝,黑里透亮;星是晶莹扑闪,伸手可摘——如此明澈的夜空,如此明澈的繁星,又这样的近,小五台的夜空仿佛是一顶大一些的帐篷!

躺回睡袋内,心境顿然清爽。往事中一幕幕美好情景翩然重现:初恋的校园,痴情似火的威娜,第一次领薪为父母买的那盒绿豆糕,印成铅字的第一首情诗,女儿朗读获奖作文《爸爸,我想对你说》,半年前爬沟崖被狗咬伤六神无主时那个眸光幽幽的陌生女孩递来的一块洁白手帕……穿衣出帐,踏雪踱步,脚底的吱吱声温柔地传递到心房。山风和缓了许多,天空渐渐白亮,对面中台左手方向慢慢现出一抹红霞,只淡淡的一抹——这时我才辨别清楚,东方是在我们的左前方。当一轮鲜红的太阳跳出对面山顶时,身旁已站立好几位情怀浪漫的山友。这是437次日出日落中唯一一次观日,浪漫在后两日的跋涉中消失殆尽。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