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小五台受困记(五)  

2008-08-29 10:09:00|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日。Damon的声音破晓黎明,带来山上的第三个太阳,他宽洪大量地宣布:“GPS上的交汇点找到了,我们沿山脊走两个小时肯定能找到下山的路,大家太累,可以再睡一小时懒觉,八点半出发。”小壮猴的话温暖如春。前两宿都是在六点起床,七点出发,而且必须令行禁止。今晨能让大家多懒一个小时,谁说不是“宽洪大量”?帐外零下30度以上,睡袋内怎么说也算暖意融融的,舒服一会儿是一会儿。可四十岁的老男人睡不得懒觉,我起身出帐。又是一个阳光艳丽,天宇澄澈的清爽天。踱步到坡面最高处,寒风扑面,心旷神怡:“大家听好,我要朗诵诗啦。”

我愈加自我陶醉地朗诵起舒婷的《寄杭城》:

“如果有一个晴和的夜晚

也有那样的风,吹得脸发烫

也是那样的月,照得人心欢

啊!友人,请走出你的书房

……

榕树下,大桥旁

是谁还坐在那个老地方

他的心是否和渔火一起

飘泊在茫茫的江天上。”

掌声。很婉约的诗情弥散开来。我来了情绪:“再给大家来首糙的!”——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也锁了’

一个声音高叫着——

哦靠!怎么全锁啦?!”

掌声。大笑。轻松。欢畅。预示着一个满含希望的白天。

沿山脊向东北方向下行,路时窄时宽,好走多了,双腿却不那么好使了,偶有上坡时倍感吃力,而在临崖的窄路又让腿肚子发软,恐惧得不敢迈步。口渴程度也超过了前三日,几乎每次歇息都要吃一口雪。不敢马上咽下冰寒伤胃,便含在嘴里含温了再咽。而咽一口雪后,嘴唇更干,似乎雪里有什么酸碱物质,烧得嘴唇干裂,干裂了好几天。“吃冰,吃冰好些”大家传话,纷纷在草根处找冰吃。饿了再嚼一口压缩饼干。硬碰硬,冰硬?压缩饼干硬?还是我们的牙硬?

大约12点钟,喜讯传来,前方GPS汇聚点的山脊西南侧看到了脚印——通往山下的脚印!显然是昨晚救援人员留下的。这时不住试呼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回应:“DamonDamon,我是晨峰……”,“DamonDamon,我是豆苗......”我们脱险了,我们大声说话了,我们笑了。

Damon这个专制头领却开始犯决策恐惧症了:“全体注意!原地休息,必须等见到救援人员身影后才可下山,必须结组下山!”

这会儿每个人都想争先恐后跑下去,毕竟是逃命嘛。可还得服从这个小暴君。其实暴君的决策是正确的:第一,所有人体力严重透支,走缓坡都打晃便是证明,而兴奋起来后更容易慌不择路,山难往往都发生在下撤途中;第二,残存的体力决不允许我们再走错路,走错路后残存的给养和煤气也无法让我们靠饮食恢复体力;第三,阿力已基本走不动走了,靠我们自身的能力哪怕再有奉献精神也是抬他不动的。即使这样,呼噜噜下山时不小心还是差点摔进山谷,幸亏他的背包上的帐篷挂住了树枝。现在他那项帐篷还留在海拔2500米山坡的某棵松树上。

“晨峰晨峰,我是Damon……”

“豆苗豆苗我是Damon……”

    差不多两个小时,大家排列在山脊上,眼睛直楞楞地盯着西南山坡下的草坡,和草坡尽头的密林。耳边不断回荡Damon与救援队先锋晨峰和豆苗的对话。天出奇的晴朗,没有一丝风。终于从草坡尽头的树林里蠕动出两个小黑点,我们可以下山了!

    下到海拔2500米时,手机有了信号,接通老婆的电话嘱咐她别告诉我妈被困的真相,“瞒什么啊?《京华时报》、》《信报》、《新京报》都登出来了,网上更是扑天盖地……”完了,咱搞媒体的知道,我们遇险的事媒体一介入准会“邪呼”起来。大鱼接通家里电话,也想骗老爹是因为堵车回不去,他爹劈头训他并说“《齐鲁晚报》都登了,你小子还蒙我?”完了,这回真的“玩”大发了。

    亲友的焦虑,社会的关注,救援所调动起来的社会资源的投入……这一切都让我们不安、自疚,自责。爬山是个人爱好,通过爬山深刻地品味生命,丰富地体验人生,但这归根结底是个人的私欲;而任何个体生命都生活在自己爱着和爱着自己的亲友当中,对亲友的责任是无以摆脱的。个人私欲与亲友焦虑之间,怎样选择?有没有平衡点?

    但无论如何,山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生命的必须,就像朋友完永东所说:“爬上野山便是吸起了大麻,上瘾却还能戒;但爬起雪山,是吸起了海洛因,想戒也戒不掉了。”

    1月4日下午4点,蒸气机在前我在后,我们下降到海拔1700米的救援大本营。测谎仪、土匪、老赵,七八九等圈内声名赫赫的民间登山高手和几位老乡接应我们。吃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面,大口喝水——4天来终于又知道原来水是能够大口喝的。交流山上山下的情况,七八九说:“你们闹大了,十几家媒体记者在山下等着呢,县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全在,救护车、消防车、警车好几辆……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他问我叫什么,我说叫“方泉”。不知道是我没说清还是他没听清,他重复一句:“望天”——好!就叫“望天”,当我的网名,我要学会上网,要以“望天”为名继续与网友们爬山。

    我想起二十年前听过的一首台湾流行歌曲里的歌词“无奈何望望天,叹叹气把头摇。”

    唉,无奈的望天,还得爬山。

 

后记

 

    此文写于20051月,刚经历过小五台受困,惊魂未定又亢奋自得。20063月初开博客时发表出来,但不知啥原因没有发完。上周与一些山友从阳台山穿越凤凰岭时,朋友们又说起三年前小五台惊心动魄的故事,有人说你那篇文章好像没结尾,回来一查果真如此,遂重发如上。同时向关注方泉登山活动的朋友们致歉。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