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真常应物“地头力”  

2009-11-16 10:54:00|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苟言笑的人偶尔开个玩笑——这行为本身就突兀得像个“玩笑”:9月27日从林芝下飞机,欧阳旭老板派麾下的办公室主任王女士接我们到藏人向导安吉拉家,照例是献哈达,喝青稞酒,寒暄过后突然没人言语。可能是与藏人言语沟通不畅,关键是王女士笑过之后表情严肃——对这是个强干得“挂相”的成熟女人,大家不好习以为常地套近乎。

这时,育琨兄突言“我给大家念个段子”。他奋不顾身缓和气氛的初衷可敬,可念的段子——“微黄”的段子,大体讲过节了单位不但发过节费过节月饼还发“女人”——当然他改动一些,出来爬山不但遇美景美食还遇见美女云云。这缓和气氛的方法显得特别“交浅言深”。段子本身也不够幽默。结果是他念完后,场面更是沉寂,比刚才还沉寂。

于是我带头强笑,大笑,大伙儿也看我好笑跟着大笑……

这便是王育琨,著名管理学家,专事企业家内心世界的研究,出了四、五本相关专著。但生活中他总让人觉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至少难以与我辈俗民“同乐”。但他是方泉旗下登山队的队员,在山友圈我常瞅冷子对其极尽挖苦讽刺,一来他生活用语说不过我,二来他也不太与我一般见识。所以写出如上育琨逸事,尽管可能诋毁了他的光辉形象他会“苦不堪言”,但相信不是宰相的他肚子不大也得无可奈何地硬撑住我这“小人”的“船”。而且趁他还没熬成顶级经济学家如林毅夫那样登堂到世界银行大官之前,我还敢开开育琨兄的“玩笑”。但不“玩笑”地说,王育琨发明并津津乐道的“地头力”学说,还真可能让他迅速蹿升到与林毅夫辈比肩的地位。

在雅鲁藏布江无人区穿行七日,一有机会王育琨就讲述他的“地头力”。资本大鳄高兄讲到古代房中术的“九潜一深”套路时,被王育琨提炼成“房事”的地头力;藏人背夫和育琨在山顶上望着队员老戴吃力地攀爬育琨想下去拉他被背夫劝阻,背夫一句话“在这恶劣自然环境里他只能靠自身的生命力爬上来”,让育琨感悟成生命本体的地头力;老戴讲阴错阳差六次高考才如愿以偿的曲折经历时,育琨也概括成地头力的坚韧效果;老牟讲自己小作坊几个股东的分歧和几个员工办事不力的困惑,育琨更是一针见血地断言是没有找到企业发展的地头力;连方泉讲起陷入的一段连环的债务纠纷而方泉好心帮人不得好报的困惑时,育琨也说“你忘记了最简单的逻辑,简单逻辑被复杂化便是缺失了最本质的地头力。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时产生,就是地头力”——我惊愕,这是育琨兄第一次正面对我阐释地头力,更是我第一次认真听他讲地头力,此前他津津乐道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令人起疑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之类。但育琨的几句话让我顿悟,让我想出解决困惑我多日的这个问题的方法,同时内心暗生对他的敬意。

回到北京,我把育琨的新作《答案永远在现场》找出来,认真研读。

对地头力,育琨在专著中给出了三个层次的定义:其一是他山东老家乡村纯朴解释,“指嫩叶拱开地墒露出尖尖角的力量,也指在田间地头头拱地地往前走的力量。拓展开来,就是要不受条条框框束缚,不找借口,遇到问题就着手解决”;其二是日本人针对企业管理的解释,“指不靠记忆或经验得来的知识,是一种现场瞬间反应的能力。一种从零开始的思维突破能力”;又是一种历久不衰的行动能力,尤其是指在未知领域解决问题的能力,其三是他概括的管理学术语”在一个组织的特定坐标或场中,清空一切经验,束缚,教条,成见,全员能够用直觉力,把握一刻接一刻的本真,对现实真问题敏捷地作出反应,并能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三重定义,越往后限定语越多,越指向具体因而也越显艰涩。其实,窃以为地头力就是一种去繁就简,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思维方式,将问题还原到本初,靠直觉而不是靠知识和经验直奔矛盾核心的行动能力。比如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不必绕进这些常识外围的诸多复杂的歪理邪说或前因后果,只针对问题的核心直接应对。同为问题复杂化的过程几乎全是自以为聪明者的误入歧途。地头力,就是现场出现问题必须现场当即解决的能力。又像古人的一句谒语:“真常应物”,我们要以真实的常态应对任何变化的事物,因为大凡有自主行为能力和心智的人其内心都已认同了人之为人、人之组成社会的普遍公理。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是非对错普遍存于正常人的心中。

管理学咱弄不明白,育琨兄著作中鞭辟入理的对地头力的阐释和诸如“彼得原理”“帕金森定律”的旁征博引,乃至对任正非,马云诸大佬的案例分析,并未引出笔者的兴味,甚至笔者也斗胆臆测:他的这种辅张行文的著书立说之方式,也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涉嫌。书中一句不经意的话,我倒认为是这二十万字洋洋大作的真邃,他说黄光裕的失败是缺乏对正当事物最起码的敬畏:“对正当事物和正当人的一种尊重,一种刻骨铭心的敬畏,是一个人生存在当下社会所必须要保持的东西,是一个人生存的根本。如果没有了对正当事物的敬畏,敬重,没有了良知,这个人恐怕就走到头了。”

我想,王育琨的所谓地头力,首先是对“正当事物最起码的敬畏”。

育琨兄几次讲述几个月前机缘巧合地去李一道长缙云山道观修行七日的经历:每天只食少量的粗茶淡饭,却强度逐渐加大地站桩,行走,第四天开始尿血排毒,却精气焕然勃发……..我想象着这过程中他一贯不苟言笑的庄严表情,又想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丛林山野中他总是独行在前的背影…….他所津津乐道的地头力,管你管理学界专家如何评价,管你庸常凡夫如我辈如何歪批曲解,就像他本身那样“头拱地往前走”,迟早会走到他心中的高地。也可能地头力最终还过是不苟言笑者偶发的一个玩笑。但“玩笑”荒诞感构筑的美学意义就已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