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恶之花  

2009-03-23 16:18:48|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过后没多久,有朋友告我:“汤凡走了”。

   “汤司令?怎么可能?他才四十出头”。

   “突发脑溢血,一个人在他自己的公寓,发现时已隔了十几小时……

   “汤司令”是圈内朋友对汤凡的戏称。他属中国股市最早一批的炒家。在九十年代初的深圳股市,汤司令、苏华、李振宁等北京大户,论实力和影响力,丝毫不逊于本地大户朱焕良、老倪等。股市中最早一批吃螃蟹者大多为人低调、行事诡秘。只是振宁兄因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而以经济学家身份闻名起来。

   认识汤司令之前,听过一则关于他的趣闻。九十年代初从北京纺织大学毕业后,他就没怎么在正经单位呆过,而是勇敢地赴深圳“下海”——那个时代大学毕业生还很“金贵”,“下海”即脱离国营企事业单位,一般都被认为是走投无路之举。因此他的“下海”并不被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父母认同。很快他就在深圳股市的柜台交易中赚了十几万。他把这十几万拿回北京藏在床底下,不曾想被“正统”的父母发现,父母横竖都认为这是“不义之财”,非逼着他拿着钱去派出所自首不可……

   1992年夏天,通过中信信托上海业务部的总经理王艺,我认识了汤司令。“5000万!它和周X是我们这儿最大的个人客户”王艺私下跟我说。其实我跟王艺是同属北京“联办”的同事。我是联办旗下《证券市场周刊》驻沪记者,王艺嘛——公开身份是中信信托的干部(那时国企头头都算“干部”),实际上是“联办”承包了中信信托上海证券业务部……

   汤司令一身名牌,用香水,练拳击。话不多,却神情深邃。好像第一次晤谈讨论的是一级半市场稳赚不赔的机会,但能凭此机会赚大钱者必须得搞定银行的关系,调动来足够规模的资金。

    与汤司令较密切的接触是在1999年“5·19 行情爆发之后。那是一个“无股不庄”的时代,是做庄为主要盈利模式的时代。我知道亿安科技从6元钱打到30元钱的庄家便是汤司令。在一次小范围的聚会中,我听汤司令与吕梁争论:吕梁志在长远,着力将庄股打造成一种只涨不跌的财务工具,用融来的资金反过来发展公司实业,让公司优质业绩逐步匹配上只涨不跌的股价(其实巴菲特就这么做起来的,他最早收购的公司是濒于破产的纺织企业;但他控盘后将其改造成保险公司,最后演化为现在的哈撤维金融投资公司);汤司令不想那么多,他对中国经济的制度环境充满恐惧,一方面他要利用制度缺陷和缝隙(主要是资本市场的)谋利,另方面他又对谋到的巨额财富随时可能被制度因素消灭殆尽高度敏感。其实这是中国无论哪个行业里最早几茬富人共同的矛盾心态。他们的“原罪”源于制度缺陷,他们的恐惧和其中太多人的毁灭也是源于制度缺陷。果然,汤司令在30元出尽亿安科技股票,而亿安科技又被罗成一伙人炒到120多元。汤司令一点儿都不羡慕,结果呢?亿安科技作为那个庄股横行时代最牛的庄股,一年后被查处,罗成一伙人抓的抓,逃的逃,全都赔进身家性命。

汤凡主导或参与“做庄”的股票得有七、八只,他基本上快进快出,见机行事,一旦形势不妙便逃之夭夭。

最后一次与汤司令深入交谈是在2001年第一场雪之后。在现在北京鸟巢附近的一个洗浴中心,与洗浴中心几十米之遥的南侧是北辰花园别墅——那里面住着庄家吕梁。吕梁由于几周前中科创业崩盘正在家里接受调查(法律词叫“监视居住”)。我们讨论中科创业的崩盘,吕梁的出路、市场影响、和中国股市的未来。不要以为汤司令这样的炒家仅仅是唯利是图的“嗜血杀手”,恰恰因为他们的身家性命和人生价值全部系于这个市场,他们更关心这个市场的长期发展。尽管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从反向促进这个市场健康发展的推动力量!

讨论来讨论去,汤司令留下了一句话:“老吕倒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再见”!

一句“再见”,既是与我等朋友们的“再见”,后来的事实证明也是他长时间与这个市场的“再见”。

与汤司令道别时,我注意到他的名牌手包,里面是五、六个手机。他从来都是与不同的朋友用不同的手机联系。而周围的一般朋友并不知道他的居所。朋友们偶尔提起他时,都说“丫很独”。我想他是不信任任何生意场上的朋友,包括他至死未婚,可能也是不相信女人。

有朋友讲,汤司令刻骨铭心的经历,是早期在深圳,他最信任的港籍合伙人骗走了他的全部家当……陈可辛导演在拍摄《投名状》时说过一句话:“许多年来一听到谁拍着我的肩膀说‘哥儿们’,我就毛骨悚然”。陈可辛一定有被“哥儿们”骗惨的深刻记忆,否则他也拍摄不出阐释“哥儿们”关系的《投名状》。“哥儿们”是啥?生意场上有“哥儿们”吗?

最后一次见他也很偶然,是在北京朝阳公园西门的泰式餐厅。在那个静谧、情调别致的地方,我们分别是与女性晤谈。见他身边的靓女,怎么看都觉得是个电视剧里的配角。可能都有私密要求,打过招呼后,他无意多谈;问他这些年干些啥,他说在投资教育产业。待两小时后我起身离去时,发现他坐的那张桌子已是空的。而这也大概是2004年秋天的事情了。

这几年知道汤司令的情况主要是通过秦城狱友李老师(我们都在20年前不幸到秦城“受教育”),他因生意往来总去昆明,他的一个昆明朋友一直与汤司令合伙炒商品期货。他时或讲一些汤司令在商品期货市场里起起伏伏的故事,却没讲过汤司令再次大举参与A股市场。

今年春节与北京“联办”的老朋友聚会。王兵(某大型投资顾问公司老总、全国工商联会员)、张逸龙(某中型煤矿控股股东)、魏青(原富国基金副总)、张小康(经贸信托总经理)、魏泽宏(国都证券副总)、马文胜(中欧基金高管)……这些老朋友聚会总谈起十几年前投身证券业的往事,谈起我们相熟十数年干得最大也是最早弃世的涌金集团董事长魏东……我突然有种“白头宫女议前朝”的感觉,我们都“四张”多了,都在这市场积攒了大把的沧桑经历。汤司令又走了,我想我们这些老男人来年聚会时,又会因汤司令的话题而凭添无限沧桑。

写完如上这些随感后,却怎么也想不出恰当的标题。我想起大学时代读过的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诗集《恶之花》,这是现代派诗歌的开山之作。诗句全都忘记了,但读诗时感到的那种阴郁而曲折的顽强生命力却依然清晰。这篇随感就叫《恶之花》吧,为祭悼汤司令、为祭悼魏东、也为生死未卜的吕梁,更为我们一茬“老证券”消逝在证券市场里的青春岁月……

小沈阳说啥来的?一睁眼一闭眼……“睁着眼”的有限时光里,大家放宽心得过且过罢。

    汤司令安息。

此文发表于《资本交易》3月刊。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