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路很远,我们出发——感言小股东权益…  

2009-05-04 09:47:00|  分类: 谈股论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下半年起,常跟李老师、振宁兄讨论股权分置改革。那时李老师在组织股权分置改革方案的征集与确定;而振宁兄既是参与过“价格双轨制”改革的学者,又是浸淫股票交易多年成功作手;我作为一个半官方的证券杂志的主编,可以非正式地“放出”一些讨论的信息,试探市场反馈。我们都认为这项改革完成后的一个重大成果,是将根本上解决流通股股东与非流通股股东的利益冲突,使两类股东在一致的利益诉求上共同推动公司的良性发展。那时的流通股股东与非流通股股东分类也基本上表现为中小股东与大股东(控股股东)的关系。

据统计,到今年年底沪深股市近1700家上是公司中将有420家实现全流通。而中小股东权益受侵害的现象——从这本《小股东权益保护白皮书》涉及的内容来看——依然如2005年5月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前一样相当的严重,也不见有所遏止的迹象。我想,到2010年底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完全实现全流通之后,大股东或大股东通过控制上市公司决策权而侵害中小股东权益的现象也未必会有质的改变。甚至还会以合法的形式和更技术的方式为所欲为。比如2008年初中国平安肆意圈钱的案例。大股东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小股东、包括部分证券投资基金代表的“中”股东全都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但以《公司章程》规定的票数计,也远远阻止不了马明哲几位大股东强行通过圈钱方案。中小股东也只能以自残的方式——不断抛售股票表示抗议。一个时期内平安股票跌幅远远超过同期指数甚至同类股跌幅便是中小股东无声自残的表相……最后平安圈钱方案流产,尽管是多种原因所致,但大股东与中小股东的对立和反目却是第一推动力。而无论逃出来的中小股东还是总在里面的大股东都付出了沉重代价。

再比如攀钢钢钒认股权证钢钒GFCI的现金选择权纠纷,就是一种技术含量较高的利益冲突。2008年10月25日攀钢钢钒公告称公司资产重组方案获中国证监会有条件通过;同时提示钢钒GFCI股证持有人,如果未能在现金选择权首次申报行权期前(含当日)行使认购权并获得公司股份,则之后行权获得公司股份无权申报行使现金选择权,也无权行使鞍钢集团(攀钢重组的利益关联方)追加的现金选择权。

这是啥意思?如上啰里啰唆绕口令式的法律语言意味着什么?资料显示:2006年12月12日攀钢钢钒在发行可转换公司债时派发了8亿份存续期两年的认股权证GFCI,2007年首次行权后还剩6.14亿份。第二次行权期是2008年11月28日至12月11日。攀钢公司公告意味着如果公司资产重组在2008年11月28日前实施,则6.14亿份权证持有人将丧失现金选择权——这背后是攀钢重组方将少支付该给6.14亿份权证持有人约71亿元!

这是个“无法可依”,也难说违背哪条法规的“见利忘义”的公告。因为我们现有的相关法规规定很模糊,解释的弹性空间太大,为强势方提供了利益最大化的余地。事实上,公开挂牌交易的GFCI价格一直远高于同类权证就是隐含了投资者对攀钢重组的明确预期。于是投资人投诉、并委托律师打官司,加之市场环境恶化投资人情绪不稳定的客观因素。最终攀钢公司废止了如上“现金选择权公告”,投资人讨回了应得的利益。但我不认为这种罕见的小股东讨回公道的案例具有普遍性,因为若真按现行合同法打官司,合同法唯一一条相关规定完全可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条是“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GFCI持有人的胜利完全是特殊市场环境和舆论环境下“行政之力”运作的结果。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进步,五花八门的金融创新产品将把许多中小投资人“绕”得似懂非懂、晕头转向,防止和识破技术含量高的侵害中小投资人权益的“猫腻”想必会更加困难。要知道,中小投资人的交易对手一定是更高明、更懂法规的;而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资本交易的主要盈利模式依然是交易方之间的博弈,还远远达不到靠公司增长和利润分配来实现。

中国平安肆意圈钱案和钢钒权证维权案至少还关涉现行法规制度的不完备和“有机可乘”,减少和杜绝这类侵害中小股东权益的现象发生一定程度上必须依赖法制的健全和完备。但另一些明显甚至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依然屡禁不止却是令人怀疑法规严肃性了。像ST九发、ST北生药业虚假陈述和财务造假的案件,像大股东操纵ST金泰股价案,像北京首放“老鼠会”式的以咨询名义诱骗中小投资人上当受骗案,这些都是伴随中国股市18年发展过程的顽症痼疾。对此必须施以严刑峻法。特别是咨询名义利益输送现象,近些年已由传统的汪建中(北京首放总经理)式的“股评家”转向了更具专业色彩的券商分析师。在术语更新、名词更西化的分析师“估值”背后,有多少是先自己亲友埋单,后诱使广大中小投资人“拉抬”呢?又有多少是与上市公司大股东甚至与基金经理“默切的配合”呢?——2009年一定有这样的案例败露出来,我们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的当然不是个别案件的触目惊心,我们更期待相关法规的令行禁止,更期待监管部门的执政能力与执政效率。当然也期待我们广大中小投资人切实提高自身抵御风险的技术水平。比方说我们时刻提醒自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便宜事,比方说我们一定要掌握一些分析公司的财务知识和评判阶段性股价合理性的技术指标。当然对上市公司的确定性分析还有赖于制度层面的推动。《2008年度中国小股东权益保护评价报告》以较为科学的方法和大量的数据研究,揭示出小股东权益保护存在的风险和问题,从选取的300家较大市值样本公司得出的数据来看:小股东权益保护评价的综合评均的分才为43.08分,最高的为72.5分,最低的15分。而这300家公司中绝大多数还是堪称“治理结构”较为规范的国有控股公司。综合得分中,收益权为28分,参与权为36.77,知情权为63.66,平均43.08分。即小股东权益保护中只有知情权超过了60分的“及格水平”。参与权和收益权只能算“聊胜于无”。这也难怪我们这个市场会以短线投机为主,而不具备长期投资价值——因为公司的基本面再好,我们一般投资人也才能了解到60%多,而我们又没可能参与决策(股东大会都形同虚设),更没可能得到丰厚的收益回报,我们买的当然不是巴菲特所谓的“公司”,而只能是博取短期差价的“股票”。

改变这种参与权与收益权极低的现状当然任重道远。但在现有法规体系内有两种手段是可以先行的:其一是重新恢复大股东与中小股东的“分类表决”机制,在股权分置改革中这项措施已被证明是有一定实施效果的;其二是在“分类表决”机制基础上,确定由广大中小股东选择能代表他们弱势利益的独立董事,改变现行独立董事多是大股东代言人或形象“花瓶”的局面。

这两种方式不但有实效,而且操作上可行。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2004年下半年在与李老师和振宁兄多次讨论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时,我们还说到那时李老师正在打得一个“官司”。那是李老师个人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李老师所居住的小区物业公司侵蚀业主利益,李老师组织业主委员会要更换物业公司。而物业公司颇具背景且财大气粗。有朋友劝李老师息事宁人,得过且过,犯不着为这么点小权益劳神。李老师说:“权益是小得可以得过且过,但我们每个人都这样想默认,都这样无视自己的小权益,那还有什么大权益?大权益你又有多大能力维护?我们连保护自己小权益的努力都不做,我们参与推动股权分置改革,参与推动广大流通股股东权益的维护,不是更困难、要付更艰苦的努力吗?小事,该较真儿时就得较真儿”!

我想,中小股东权益保护是涉牵方方面面的系统浩大工程,是资本市场中越来越由“小”变“大”的“大事”,仅凭几人凑成的什么“委员会”远远不够,仅靠监管部门也远远不够。我们搞出点民间声音,出一本白皮书,也仅仅是一种多少有些“不自量力”的“小的努力”。但是,我们的努力至少具有道义象征。

路很远,我们出发!当越来越多的中小股东走入这个行列之后,这种努力便不再仅是道义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