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王亚伟特立独行到何时  

2009-07-16 10:22:29|  分类: 圈内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2001年“基金黑幕”事件沸沸扬扬时,当时的几大基金都被指责有“对倒”行为且涉嫌向庄家输送利益。旋涡的中心是博时和大成,被证监会非公开调查——半年多没有结果,以致博时分管投资的副总蔡明几次改延了赴美做访问学者的时间。

当时脱胎于券商自营的基金经理们自然带一些机构做庄的“技术手法”——“对倒”、拉抬收盘价……违规,却是“习惯动作”;但若有与庄家勾结的“黑幕”,当然是不能姑息的犯奸做科。查来查去,也没查出违法行为,却一直没有结论,蔡明的出国行程一拖再拖。

蔡明是谁?在1996年至1997年大牛市率先引领“价值投资”的标志性人物,重仓深科技,从6元持股到60多元;在2000年至2001年又最早发现网络股的投机空间,是投资圈很有独道见解且特立独行的人。他执掌博时基金投资时是否有违法行为自有监管部门认定,但因些微的“对倒”的“习惯动作”即断送了执业前程,实在是整个投资界的损失。2002年蔡明获准出国,事实证明监管部门认定他没有违法行为。一年后蔡明学成归国,搞起“中国龙”信托计划,又在市场上发动了一波汽车股“消费升级”的行情……

我是说,对公募基金中罕见的有独特风格的做手,我们是否该多一些宽容和理解。毕竟为持有人赚钱是硬道理。

一方面基金同质化乃至平庸化的现象广为病诟,强势时他们交叉集中持股,弱势时他们又保守地“抱团取暖”,他们整体上跑赢大盘——我印象中好像只有2007年一次。在这样一个整体消极、平庸的群体中出现个特立独行的王亚伟,该是难得的亮点。你说他有华夏的其他基金拉抬也好,你说他与他投资的公司有内幕交易也好,但三年连续排名前列,三年来这样的质疑一直此起彼伏。新近监管部门的“例行调查”已经否定了这样的质疑,我们真要逼他退出公募基金的行列吗?

当然有这样的质疑也是市场进步的标志,至少是一种公开监督的方式。但出发点总不该老是“有罪推定”吧。

刘青山曾对我说他从不向死缠硬泡的亲友推荐他们公司买的股票,因为他们那些“价值型”股票绝大多数都不是立竿见影的,推荐后长期不涨人家会说他不厚道“庄雅庭”。最近他又说他坚决不向任何人推荐股票了,一方面今年的行情中他们也开始做一定比例的“板块轮动”;另一方面,他执掌的一只基金也去年排名第一,他怕言行不慎迟早惹来麻烦。

其实王亚伟的投资风格,大伙儿私下里大多认为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从公募基金惯常的价值投资逻辑上讲,一般是从宏观经济到行业状态到行业龙头,所谓自上而下;但大家都按惯常逻辑走,大家业绩差异的原因只能是谁先买谁后买,谁超配谁普赔了,而自下而上则需要下功夫研究企业的差异,研究独特的买点,这是更花功夫,更具挑战性,因而也是对基金经理要求更高的。其实王亚伟在出国学习前管理华夏大盘精选基金,几年的业绩并不突出,因为四年前他也是按惯常逻辑执业。

自上而下的投资逻辑指向的是目标公司的内生式增长,是不考虑意外变量的对确定性的把握,那些公开信息衍化出来的市盈率、市净率等技术指标很容易给出这样的确定性。但这样的“确定性”投资几乎不可能带来超额收益。扪心而问,我们这亿万投资大众谁不是冲着超额收益来的。要是只追求平均收益,何必搞这么多基金产品?只搞几个类似华夏300指数基金或EFT50、LOF50不就行了吗?

超额收益一定是指向目标公司的外延式增长,而外延式增长的可能首先是来自内生式增长的无望,只能靠意外变量提振公司业绩,即我们所说的并购、资产注入、整体上市、重组、卖壳。其实认真研究,单靠内生式增长的公司并不是绝大多数,即使中石化、长江电力这样的一般理解为主业内生式增长的龙头公司,由于是分拆上市,也还有时机成熟时母公司资产注入最终整体上市的“意外变量”,何况大量主业并无行业竞争优势甚至主业正在走向衰退公司,遑论那些濒临摘牌的烂公司?

并购、重组、卖壳,这样的题材似乎永远是促成每年最具爆发力的大牛股的动力。我们不妨做个归类统计,把过去十年涨幅最大的20只股票拿出来比比看,促成它们最牛的原因有多少是主业的内生式增长,有多少是“题材”的外延式增长?

并且做为一个新兴加转轨的经济体,中国经济微观到企业层面的“转轨”步伐,也仅仅是开始。“转轨”模式下的外延式增长只会越来越波澜壮阔。再说股权分置改革后的IPO已是全流通,而大小非的解禁将在两年内完成。那些国家无以意控制的行业的大公司都已全流通地进入了资本市场,由此一定会发生大型公司的产业并购,而不是现在普遍的烂公司重组。如果茅台把五粮液并了,或者冯仑把马钢购了……这样的外延式增长的事件,并不是没有可能。

我是说,中国在漫长的“转轨”时期,上市公司乃至中国企业外延式增长的趋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这当然不是自上而下的惯常逻辑能够覆盖的。

再说金融危机后更加全球化的当下,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等等几乎已经全球同步地渗透到中国经济体,而对这些几乎无法用传统价值投资标准给出“确定性”投资标准的公司,公募基金难道不参与或只是象征性参与吗?这类公司固然是内生式增长模式,但这些行业的巨大意外变量,极可能造成“成王败寇”的结果,我们要不要有应对这种公司的投资风格呢?

选股模式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本就差异迥然,而我们这个市场又有如此巨大的波动空间,公募基金经理在选“时”上是否也该强调一下“趋势投资”理念呢?应对“板块轮动”的市场,公募基金不该适当博取差价吗?其实在博取差价方面,王亚伟并不是最突出的,只不过他的基金规模小,“快进快出”显得更明显而已。那些恪守买好股票长期持有的所谓巴菲特理念而失败的例子信手可举。

我以为,应对中国这样的市场,就得灵活多变。王亚伟恰恰是灵活多变的高手,还让人时常联想到投资大师彼得·林奇的风格。其实我们私下里认识的高手都是熟谙国情,熟谙交易技术的灵活多变派。只不过是因为做公募,王亚伟替大家出了名而已。

最近郁憋中的王亚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无奈的话:“是否是自甘平庸才是共同基金的生存知道呢?或者不甘平庸的唯一出路就是做私募呢?我希望公募基金还能成为有理想的人愿意而且能够为之奋斗的事业”。

解释啥呀?只要你还在给持有人赚着超额收益,只要你还恪守“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的操作原则,你只管特立独行下去罢。哪天干累了干烦了,啥公墓私募的都别搞了,跟方泉爬山去呗。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