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老张的筷子  

2009-10-26 09:50:24|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奔袭七日,拖着一身疲惫一身风尘,十月五日上午我们回到林芝地区。安顿好住宿,不洗澡甚至不洗手脸,便迅速按旅游攻略找到城里最出名的真菌王火锅店——吃,吃一顿藏香鸡打底的山菇火锅,是四天来无数次垂涎议论中压倒一切的盼望。

汤未开,我便手抓葱末香菜往自己的佐料碗里放,我注意到老王斜了我一眼,是对我的粗鲁和不卫生有些不愠。但我是队长,十年爬山中摸爬滚打、先人后己干出来的无可争议的队长。他只能忍气吞声。

但老张吃起来不用漏勺,而是用自己的筷子从锅里夹菜,老戴也这样夹了一次。老王轻声道“咱都用漏勺,别用自己的筷子”。老张似未听见,再次夹菜,又说松茸比牛肚菌好吃还便宜。隔一会儿,老王又说用漏勺;老张还是用筷子,无人言语。

我正忍着胃痛。我在想,一定在老王第三次发言前,用一种给足老张面子的方式解决正在酝酿的冲突:叫服务员拿一双公筷,我来给大家分,并且先给老戴老牟分,避免先给老张凭添尴尬。

恰巧服务员过来添面条,“我给你们拿一双筷子,好搅和面条”。注意,她不是出于卫生的考虑。这样一双搅面的公筷来了,老张再夹菜面时自然用起了公筷……

这当然是小事,是过命交情的山友间的小事。但在极度艰苦的环境里,在每人体力极度透支的情形下,小事往往会酿成“势不两立”的冲突。过后大家都会莞尔一笑,但身处其中时却会像青春期的少年好勇斗狠。况且老张与老王的“失和”——特殊情况下的“失和”,一般在城里聚会时大伙儿会热烈拥抱,谈新的登山计划,谈新招进来的女队员——已积蓄两年,筷子事小,却可能是挑出脉脉温情面纱下“失和”是非的导火索。

还得从两年前墨脱四日穿行说起。

还得交待一下,方泉虽“德高望重”是“当之无愧”的队长,但队里的几个体能好的铁杆男队员,多是大方泉几岁且已年逾五十的老驴。并购他爸这次没来,他是如雷贯耳的著名经济学家,有锤炼性格的插队经历,又有从商多年的察言观色本领,跟底层人打交道亦游刃有余;老王不然,在美游学过的管理学家,读书多,读艰涩的理论书更多于大伙,出口常是书面语言,呆头呆脑,偶尔“与民同乐”地讲个黄段子,往往会讲完半晌才由方泉带头礼貌地笑起来。他跟社会人打交道并不是拙嘴笨腮,而是说出来的话像“打横炮”,让人难以应对。于是便凸现一般知识分子的通病:眼高手低,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张呢?军工企业的高级技师,动手能力强,社会经验丰富,但大伙儿坐下来胡侃风云风月或探究理论问题时一般只作听众——估计有些是听不明白,但一般出行与当地人联络,找车、侃价之类多以老张为主。而且老张有家传的中医技艺,虽被大伙儿戏称北方某少数民族“大夫”,但真有个头疼、扭伤故障,还诚心请老张出手。

眼高手低的老王与眼低手高的老张“失和”于那次墨脱之行的“小事”:老张与背夫头罗布顿珠谈好雇四人背我们八人的大包,每人每天130元工钱。临行罗布顿珠又牵来两匹马,说是要运出些山货不算价钱。但四天行程结束,罗布顿珠却说两匹马顶四个背夫要加价一倍;而我们瞅人家辛劳暗中商量好欲多给一天工钱作小费。720元升至2880元,价差太大不说,总是被戏弄了。这些淳朴的门巴族汉子,汉话说不好,与他们理论总像大人欺负小孩。其间忽啦啦围来一群黑乎乎的背夫同伴,挎腰刀虽是人家的习惯却还是让我们心颤。老王早已进卧室;与门巴人理论、僵持当仁不让地落在了并购他爸头上,老张帮腔却不如并购他爸能深入浅出地据理力争。而队长方泉呢?眼不如老王高,手又绝对比老张低。并购他爸才是“垂帘听政”的主心骨。僵持了两个多小时,老王冲出来大义凛然地说:“给你二十元钱,算我个人的”。然后扭头回屋接着卧床。如此“大度”的举动不但让并购他爸愣了,也让罗布顿珠傻了……他根本没搞清争论的是多少金额,只是旁听并购他爸滔滔不绝而觉得是在欺负人家土著。后来一谈起这事,他总说我们缺少同情心,不该跟弱势背夫斤斤计较,并指摘老张“小气”。并购他爸在美国曾和老王同室半年之久,早就了解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流”做派,因而不再为此事与他理论。老张不然,总是接过话茬争辩。而在城里,惯于嬉笑怒骂的方泉总能指桑骂槐地将“失和”的苗头化解。

但这次“筷子小事”是在七天无人区奔袭之后;虽出了山,但山中留下的疲惫和极度疲惫中显出的性格毛病尚未烫平。即我们还未重拾彬彬之礼,还未重拾城里人克己复礼的话语方式。大伙儿都还火气鼓鼓的。按老张的“理儿”,山里大伙儿虽便抓一套公碗公筷吃饭没人觉得不卫生,你老王吃得也不比谁少;而且要是老高——丫出山后也挺讲究的——说他不该用自己的筷子夹,老张不会说啥,老高从工厂员工熬到副厂长最后成资本大鳄的经历,许多处让老张交口称赞。但老王……按老王的“理儿”,明摆着城里人吃火锅都用公筷或漏勺夹菜,并不是瞧不起你老张,你置若罔闻反倒显得不可理喻了。

其实我也不记得往常在城里吃火锅老张是否用公筷了,至少没明显注意到他不用公筷。在七天山居之后的林芝城,在我们这半野人半城里人的过渡状态中,可能老张是吃得来劲儿才不管不顾吧。至少汤没滚之前,方泉也曾下手抓葱末来着哪。然而,我们毕竟是习惯了城市生活的规则,尽管在山里野人状态中我们无话不谈,我们亲密无间,我们肝胆相照;但回到城市,我们又恢复了各自的社会角色,举手投足又透出各自的阶层特征和财富能力……比如老高还没出山就嚷着抓三只柴鸡,弄三箱啤酒,嚷着订头等舱机票。恰恰因为回复城里人社会角色后又附带着戴上了不同的面具和程度不同的虚伪,我们才愈加怀念山,以致又会周期性地抛开一切地奔向山……

我从山中来,我们归根结底是山里来的动物。

午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服务员的公筷驱散了尴尬,却没有驱散“失和”。“走!洗澡去!”队长宣布请大家洗澡。

因为有了集体洗澡,我们又“赤”诚相见,一起泡桶,一起蒸桑拿,一起彻底放松,一起谈男人总有兴趣的话题,……仿佛又回到了山里的状态。晚上再围坐吃石锅鸡时,老张主动讲起一些人吃相的不雅,主动让服务员准备一双公筷。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