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守望阿空加瓜(三)  

2010-01-27 11: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麦大妞

   大妞在大家分手前一晚的聚饮时,还真表现出了对中国的兴趣,大勃也还真的一板一眼地教了她几句“你好”、“登山”、“牛排”之类。

   丹麦大妞叫丽娅,一米八的身高,真有那种“从后边看急死一千”的魔鬼身材,真的不逊于《古墓丽影》里的女主角——这是我们仨同时发现并惊叹的,只是大勃心直口快脱口而出。登顶前十几个帐里辗转的夜晚,多是大勃提起,有时是我和王巍故意以此挑动大勃;但大勃登顶未果心情沉重后,再也不率先提大妞的话题,而我俩几次挑动他也不接下茬;接的几次也是负面评价,诸如“近距离看皮肤太糙,脸上毛孔清晰,”诸如“她太自我中心,以为自己真是公主哪?”云云。

   可能丹麦王国的不少女人都是有皇家血统,大妞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冷傲、矜持。王巍问她对中国的印象她回答的话是“I have neverbeenthere”。王巍讲,在英文里这话有些轻慢,有不屑于去那儿的意思。类似有人跟你说我才不去山西那乌烟瘴气的落后地方似的。没去过中国也不关心中国,其实保罗也大体如此。可能许多欧美人尤其北欧人对中国的印象全是张艺谋电影里的场景。

大妞很少主动与他人讲话,似乎只与美国人话多,热情的巴西人艾伯特与他热情了两天得不到热情回应,也话少了许多。

   大妞在伦敦某对冲基金工作,爬过两座雪山。表情单一刻板,这是多数自以为是的冷美人的通病。我想,她这样有“过季”丹麦公主的没落心态之外,还像我们国内常见的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成功“剩女”的,37岁了,感觉她就是独身的“剩女”。而且一个人跑这么远爬雪山——按国内山友圈女山友大概率推测,多是其个人生活不如意的。

   无论何种恶劣条件下,大妞都穿紧身登山装,连厚重的“Northface”羽绒服也是胸下有一条系紧的横带,显出身材轮廓。当然也是每天洗脸(或湿纸擦脸)梳头——长发披肩,只在登顶前束成马尾状。从进山后我们中国人不再洗脸刮胡,进入冲锋营地后保罗也不洗脸刮胡了。她这样刻意如常,好听的词叫“兰生幽容,无人自芳;”不好听的话便是“矫情做做。”——其实议论女性就是开玩笑,上了山都是战士,是不分性别也没可能有异性妄念的。第一次在过渡营地厨帐中共进午餐时,我和大勃响动突出的不雅吃法,立即被王巍提醒,我一抬头,正看见大妞投来的鄙夷目光,直刺自尊心……但咱不雅是事实,改呗!我对大妞也无反感。

   从到过渡营地次日的登高训练开始,大妞就几乎是按自己的节奏走在队尾。走向4300米大本营的七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中,大妞也不掉队,似乎体力没问题。但冲击5000米第一冲锋营地时,大妞开始明显落后——也许人家是保存体力。据说王石登山,步伐慢得像乌龟,但王大腕一般是独自登,是以他为中心前呼后拥地登,他的节奏就是全队的节奏。我们这里不一样,来自五湖四海,只有协作是中心。

从5000米到5500米的第二冲锋营地,大妞落后大家几十米,从她喘粗气的频率和日渐铁青的脸来看,或是体力不支,或是高反严重。当晚,协作费德里克说,大妞钉不住了,可能明早得下撤。但第二天早上出帐后得到的消息,是大妞坚持,艾伯特下撤。

   到6000米海拔的第三冲锋营地,我印象是我们都在帐里歇息了至少半小时才听到邻帐大妞上来的响动。晚饭前费德里克和女协作芭芘召集开会,夕阳和寒风中,费德里克板起脸宣布纪律:“明天冲顶,危险甚大,我的话是命令,不许商议。我们五个队员,第一个不行的要由芭芘护送下撤,再有一个不行的,则我带队全体下撤。规则是不许任何队员在没有协作陪同下继续上行……”大家依次表态同意。

回到帐里,我们仨犯急,大妞肯定上不去,却执意要登到最后体力不支时;剩下4名队员,我相对最弱,但到现在我体力没任何问题,高反也不严重,我当然不愿意就此放弃……其实就过去登雪山经验而言,我的软肋是高反,这回却无什高反。但登过5500米海拔后,我已创出了人生新高度,我内心里也真无必须登顶的强烈愿望。到现在躺在6000米的帐内,我更明确的愿望是试出我的更高度……毕竟两万里外的珠峰是我的终极梦想。

   这时保罗钻进我们帐篷,讨论来讨论去,大家认为还得与费德里克去交涉,不能让大妞影响全队,两个协作资源是每人占五分之一的;而且大妞主动下撤,我们四人还可共同分担一些大妞的经济损失——保罗说这样更刺激大妞的自尊心,还是由他与费德里克去说,尽管谁都有理由登到最后一刻,但四个人的理由毕竟大于一个人的。

   待保罗的笑脸再次露进帐篷时,我感觉问题解决了——事实上费德里克早与芭芘商量过:明早冲顶,上行200米海拔之内,若大妞还是明显落后,即让芭芘护送她下去;然后芭芘再迅速返回,这样二对一,即使有一个人不行了,剩下3人仍可坚持到最后。为此王巍兴奋得一宿未眠。

  接下来的话题是讨论他俩如何帮我登顶,诸如帮我背包,帮我装冰爪,扶着我等等。——其实事后想这在一定程度上暗示我可能成为四个人中的负担,消磨了我本就不特强烈的登顶愿望。

待和我大勃依次登顶未果回到帐里呆望无语的漫长沉寂中,我注意到帐外有人影几次晃动。突然开启帐门,刺眼的阳光中是大妞蹲在我们帐外——她似乎犹豫了多次才“屈尊”找我们交流。迎她坐在外帐,她向我们了解情况,大勃居然懒得搭理人家,我操着病句连缀起来的生硬英文,比划着对她讲我和大勃依次折返的经历,讲着讲着居然讲流利了,我还讲登顶不是目标,过程的体验更深刻,以及“山永远在那里”等等俗套的哲理……“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妞眼圈红红,笑得却亲切自然,对我讲英文缓慢耐心,反复数次,大意还是抱怨费德里克的不公,服务的不好,但她表示还会再来……

   下山后两次聚饮,我们海阔天空地漫谈,王巍一句“你做金融,没去过中国的上海,迟早是要落伍的,”让她表情惊愕。她说我们是她接触过的第一批中国人,而通过接触我们对中国产生了兴趣,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对中国的山……让我们感动的是,分别的那天下午她原定参观葡萄园酒庄的活动取消,为了和保罗、艾伯特一起送我们率先赶六点钟的飞机赴布宜市。分手时她也像阿根廷人那样与我三人依次拥抱贴脸。我想无论此生是否有缘再见,我们六个来自四个国家的人都共同拥有了一段深刻记忆,而记忆里的所有人都会因时间的推移而印象愈加美好。

守望阿空加瓜(三) - 方泉 - 方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