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二季度或有象样的反弹行情  

2010-03-29 13: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起床后即去北大博雅国际大厦,应周其仁老师国家发展研究院之邀去主持一场对话论坛。开车驶在清明前显然增多的扫墓车流里,阳光打在脸上,让人真切地感到迟来的春天总算来了——春节后几个周末,北京不是大雪,就是阴霾、要么就是末日感的沙尘暴。

论坛是经济学家曹远征与左小蕾主讲,他俩都是我相识多年的师长、朋友,因而由我主持讨论,我可以放松地调侃,也可以挑动他俩PK。我给出的题目是“结构调整背景下的资本市场”。先由他俩分别做半小时的主旨发言。远征兄先来。他是参与中国三十年几乎所有重大经济改革的亲历者,他讲2010年中国经济的“六个看不懂和两个趋势”。“看不懂”问题重重又极令人困惑,让我想起去年底温总理所言:“2010年将是中国经济最复杂的一年”。中午小餐时他告我,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他向总理汇报的就是这“六个看不懂”……他语调和缓却丝丝入扣,令场面显得压抑。但讲起“两个趋势”语调益发高亢:“全球化趋势与中国本身工业化、城市化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中国经济从大趋势的角度讲还会发展繁荣下去……”

左大姐的分析框架与远征兄异曲同工。她是从解读政府工作报告的角度,讲“2010年中国经济非常复杂”和“调结构刻不容缓”,重点讲平衡“保增长、调结构与管理通胀预期”的两难,特别提出管理通胀预期必须对症下药,有针对性和灵活性。而她乐观地预言“2010年经济平稳增长目标完全可以实现”时,语调激越,激情四溢。她说到了今年北京太长太冷的冬天,说到温暖的春天毕竟来临……作为“海归”经济学家的代表性人物,左老师过去关于资本市场的言论曾引起广泛争论,有些观点方泉也曾公开反对。但对她的坦诚,她严谨的分析逻辑一直敬重,而这次她发言中少有的激情,更感染了笔者。

主题发言后,由我收到调结构主线上展开讨论。作为投资者和很了解机构投资者困惑的我,深知“2010年赚钱很难”。因为许多所谓蓝筹股所处的传统行业都有产能过剩的压力,而代表所谓新经济的题材股又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且市盈率均动辄八、九十倍。在所谓调结构的大背景下,投资标的物的选择没有确定性可言。一是调结构调得成调不成?二是调的时间会多么曲折漫长?曹远征阐述四个层面的调结构:即外向型到内向型、投资拉动到消费拉动、第一产业到第二第三产业、东部到中西部……但无论哪个层面调,都必须依赖规模足够大的直接融资,即必须大力扩张资本市场。左小蕾重点讲启动内需消费的紧迫性和严峻性,而结论依然是要有一个更加繁荣的资本市场……在投资拉动与消费拉动问题上他俩针锋相对地争论起来……

经济学是干什么的?是要解释历史,分析当下和判断未来的;经济学家是干什么的?是要用经济学手段更有机地与实际事实结合给出对未来的预测。尽管极端的颠覆性观点认为经济学和经学家预测不了经济走势,但经济学至少得给出“经济逻辑”下的大概率可能……

论坛拖堂到12点半,简单地与远征兄及三位EMBA同学小餐后,我带着激越情绪的余韵和深思赶赴香格里拉饭店,参加张大中兄“大中电器公司30年庆典”。

阳光真的很明媚,堵车也不再让人烦躁。

大中兄的公司庆典,实质上是对40年前大中母亲因反革命罪被杀害的追思。两小时半的会议,500多人的场面肃穆庄严。四十年前那非常时期惨痛的人性悲剧让人激忿,让人激动,让人反思良知与正义……遇到二十年前的狱友、现在已是北京市政协委员的作家李士杰兄,遇到我钦佩的思想家吴稼祥老师,我们讨论的话题是良知与正义,是知识分子的士大夫情怀与犬儒主义,“苟利国家生死以,不因祸福避趋之”……这种感受,容我另文再叙。

姚振山说湖北金环的老总蒋岚来京,他邀我晚上同去聚饮。徐刚、彭旭、江晖等业界老友皆在。照例还是由我做事实上的主持人。我还是抛出“结构调整下的资本市场”主题发问。小经济学家徐刚抢先发言,而他说到第五句时自然又像面对大会场式地激情四溢地演讲起来……结构调整或说转型,这回他竟从汉唐盛世说起。其实我特赞成他的观点,无论怎样鱼目混杂,令人眼花缭乱令人无所适从,股市的新希望新的超额收益一定是来自转型中的新经济股票,我们讨论神州泰岳超过贵州茅台成为第一高价股的深刻意义——当然我们也认为一旦市场转势,神州泰岳的风险一定大于贵州茅台……早就按耐不住性子的“彭大将军”等不及刚总肆意渲染了,作为公募基金的作手,他选择了一条被我讽为“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路径:在“转型”到内需消费的看得清的脉络中,还得按“自上而下”的确定性逻辑寻找有足够当量能替代或对冲传统经济的产业,即七、八亿中低端社会群体消费能力提升后可能的选择。如家电,本土品牌服装,啤酒,旅游尤其是世博主题驱动的旅游和连接旅游上下游产业链的行业。我拿出同属服装行业的七匹狼和探路者故意跟他“抬杠”——其实他提到的行业,其中的一些股票我早已当成防守型品种配置了。但我和徐刚都认为,较之渐入竞争白热化的七匹狼的可能的稳妥增长而言,探路者作为“供给”创造“需求”的服装消费品种,其边际增量可能是爆发性的——当然市盈率已高至76倍,而七匹狼才41倍……江晖发言了,他几乎是圈内最保守稳健的,尤其在2008年大跌中他“保守稳健成私募基金”的成功榜样之后。但他也说,趋势投资也必须参与,“3”“2”字头的股票他已介入,并已大获其利,他重点考虑的是如何控制好仓位尽可能分散。但他对转型最是悲观,他认为房地产泡沫太恐怖,房地产泡沫破裂只是时间问题,而得不到基本面持续支持的股市也在积蓄风险……湖北金环的蒋总发言了,他是具体在襄樊那样的“小地方”干实业的,他知道转型的迫切性,特别是到北京与我们各色人等交流时:可一回到本地,他的纺织行业的7000人等着吃饭。他怎么转型?他举例电动汽车与旅游开发,他们那儿有一电动气车公司邀他入股,他分析电动车的爬坡性能,电池安全和充电站网布局,坚决放弃;但却布局洪湖区土地和旅游开发,却依然是少量资金“占坑”,因为他每天面临的是他这个传统夕阳产业7000人的吃饭问题……

真不该让徐刚这厮打头发言,他一带头大伙儿都扯上长周期的话题。时间不早了,我扯回来说:“大家怎么看二季度行情?”大伙儿认为二季度有一波象样的反弹行情是大概率事件。年报季报超预期增长因素,股指期货驱动因素,加息预期减弱和升值预期加大因素……前两者是以确定的,而后两者不确定。我结合中午与曹远征的交流,分析如下:国际热钱已开使流入香港了,即使不加息,一年期美元利率是0.25%,中国是2.25%,热钱投资人民币也稳赚不赔;为打击热钱套利,央行也不敢轻易用加息这一“重武器”(央行副行长朱民语)管理通胀预期,加息前或与加息同步地必须先让人民币升值,使国际热钱返回时提高成本;但升值问题已在中美之间“被政治化”。中国可能在国家主席410日访美前的升值意愿又被政治因素冲淡。升值不升值又搅合进经济因素之外的“利益博弃”。升值预期减弱,但升值却一定先于加息。如此:两个不确定的驱动因素中,利空于二季度行情的加息变成小概率事件,而利多于二季度行情的升值至少大于加息的概率。加上确定的业绩支撑和股指期货因素驱动,当下的盘局不太可能选择向下,而产生一波象样的反弹行情的概率正在增大。

夜里回家,新到一家基金任分管投资副总的邹翔打来电话:“没赶上你们的聚会,我觉得行情要反弹,讨论出反弹的方向了吗?”

阳光打在脸上,这个周末终于让我感到太冷太长的冬天过去了,而迟来的春天也毕竟是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