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阚治东的“荣辱”:渔唱起三更  

2010-04-27 09: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鸿儒老先生临近八十寿辰之前,推出了自己参与创建和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亲历性、总结性大作《突破》;夏斌大概也虑及退休的“点”正在迫近,也想回顾总结一下自己的金融思索,便应允他学生搞了一本他的学术传记《危机中的清醒人》。再往前倒推九年半,吕梁在做庄失败,仓皇出逃前,亦留下了十几万字著述交与笔者——其中的前18页他亦交给了《财经》杂志,《财经》杂志那期的《庄家吕梁》,基本材料皆缘于吕梁本人撰写的这18页;我有全本!在有关部门调查吕梁案找到我了解情况时,我上交给当时的证监会副主席高西庆……这都是闲话;闲话之后我想说阚治东的《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认识阚总是在19922月底。1992219日,我参与创办的《证券市场周刊》(那时叫《证券投资周刊》)第一期“试刊号”出笼。老板王波明让我背2000本杂志去上海“试”市场反应。行前撂下一句我终生难忘的话:“你小子去试试看,卖出去了就买票回来,卖不出去就就地解散!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但别回‘联办’了”。——其实多年前胡舒立评价王波明的一句话很准确,而且阅历越多越经过的老板多,特别是自己也当过老板后越觉得准确:“天下乌鸦(老板)一般黑,但王波明是只灰乌鸦”。王波明在让我立军令状卖这2000本杂志的同时,还给当时沪上三大证券公司的掌门人管金生、阚治东、汤仁荣分别写了信,让他们用其网点的渠道帮我们卖。记得我帮老波明起草的信的抬头是:“xxx兄”,他冲我吼:“这是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好事,用不着称兄道弟!”

万国证券的管金生没见着,他差了个办公室人员给我一份营业部网点地址表,让我去找;海通的汤仁荣最热情,伸过厚胖的大手握住我嘘寒问暖,打听北京同道们的情况,不说杂志发行的事,让我次日找他的一名手下来接洽,使我认识了第一个上海美女黄xx——这又是闲话;阚治东不冷不热,问明情况后立即电话召来行政人员,现场办公。好像是陆文清什么的说起帮我们销要收成之类,阚治东插话:“让他们到营业部大厅自己组织人卖,我们不抽成,免费提供场地即可”。老阚看似不冷不热,却干练、精细、有分寸、一丝不苟,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后来接触的上海男人多了,发现这是他们的共性特征。

上一次再见阚治东还是20079月。在深圳参加《证券市场周刊》主办的资本市场18年庆典开幕前晚的酒吧闲聊时。比阚治东混得坎坷、混得更惨的人还有;但混得那么坎坷、那么惨却还能来参加这类资本市场“老人”聚会的只有他一人。他没怎么说他的坎坷经历,却意气风发地大说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发展前景,说他手头的风投项目……让我觉得不冷不热的神态背后,像是个憋着一口气一定干出点儿什么证明点儿什么的年轻人。到今天,深夜细读他的这本《荣辱二十年》,我才觉出,他的那些荣辱一直沉重地压在心头,他无意向他人倾诉。想象许多个这样的寂寞深夜,他按捺不住的倾诉欲望是怎样诉诸文字……读他的书,我在梳理我所了解的资本市场二十年的人、事脉络,我在品味更多的我不了解的人、事背后的“真相”细节——仅仅是部分“真相”,常让我恍然大悟。比如上海市政府主导下的作牛上海股市,交易所也直接下单买卖……比如南方证券那个烂摊子,沈沛等一茬茬居心叵测者把几百亿国有资产糟踏殆尽,让老阚去当“替罪羊”—— 当时业界普遍认为老阚接南方证券就是当替罪羊,而雷声大没雨点儿的深圳市相关领导也在躲南方证券这个烂摊子……

中国知识分子传统士大夫精神中讲求立德、立功、立言。“立功”是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心尽力了却不一定功德圆满,甚至忍辱负重,诿过自己。阚治东1997年被公开宣布撤销申万证券总裁一职,在中层干部会上,他说:“我属于申万证券,但申万证券不属于我”。这话让人再惊悚不过,再满浸悲凉不过。立功不得、不顺,往往“立言”—— 我想这也是老阚直笔“荣辱二十年”的一个驱动力。而立功、立言之上,通过立功、立言反映出的便是是否“立德”了。

在上次见过阚治东等业界老友之后,我写了一篇随笔《一群人和一个市场的背影》(也算“立”一“小”言罢),感慨之中引述宋人陈与义的词句:“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多是英豪”,而英豪终将落寞。能让人记起的本就很少,而很少的记忆之中,“功”、“言”之后便是何德了?我们又何德之有呢?

其实阚治东这洋几十万字之中,最让我感动以致催发出热泪的仅是开头和结尾的两个小细节。开头是,二十年前阚治东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东渡日本学证券,他放不下癌症晚期的母亲;母亲坚决不让他放弃这个机会:“有一个理由我无法反驳——在母亲心中,我是这个家庭的希望,在她即将离去的时候,我有责任接下她身上的重担”。这话的沉重和凄楚,可能在当下中国只有六十年代、五十年代和更早出生的人能体味。我们都有深刻的贫穷与苦难的记忆,又都有大同小异的磨难经历。不是我们不懂亲情,而是我们必须去“奔命”——哪怕仅仅是为了亲情也得去“奔命”。结尾处感人的仍旧是亲情:阚治东在深圳看守所,妻子来送衣物,带来远在墨尔本求学的儿子发来的邮件。儿子在邮件中没提阚治东的遭遇,“反而给我讲他与同学到大海里搏击风浪的事。我感到儿子已经长大了,懂事了,这让我由衷地感到高兴”……这样的文字老阚似乎也是“不冷不热”地道来,我却感知他心中的无比温暖,感知亲情的无比温暖——我有同样身陷囹圄的遭遇,有同样徒然无助时体味亲情温暖的激动,但我这种“个人化”的共鸣不重要;重要的是亲情温暖能带来无比的力量!

老阚:为你写了这么多文字——其实也是为一代中国证券人,也是为我自己——你啥时来京?得抽空请我喝酒啦。

  评论这张
 
阅读(389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