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泉的博客

 
 
 

日志

 
 

呜呼我的山居我的内幕交易  

2010-07-19 09: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刚过吴志就来电话:“扛不住了,过两天城管执法大队来拆,咱自己去搬东西罢。”

像每一次股票投机失败一样,我惘然复又释然——不像早先做股票投机损失惨重那样特惘然,而像近几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有限的趋势套利那样,“偷鸡(投机)不成蚀把米”只怪自己运不济技不精而已。这回“蚀”的“一把米”是近一百万元,对我的影响只是推迟把小路虎车换成它哥哥,钱不多却仍有挫折感。

三年前,和吴志老李两位山友商议,咱也到山里搞个世外桃源似的山居,满足迟早“耕读田园”的愿望——我等酷爱山野的朋友年轻时尽可能地“浪迹天涯”,而年老后一定找个远离喧嚣的地方“耕读田园”。老李是熟谙城乡开发建设的专家,有深厚广泛的政府人脉,他出手张罗定能打到政策的擦边球,既成本低又环境好,还有可靠的“安全边际”——这是我们三人的“人算”。我们“人算”之外的“天算”呢?

很快在京西凤凰岭山坡上我们从农民手里转租来13亩杏林。以每年一万元转包费计,23年的承包权只23万元。考察了周边已矗立起来的十来处同样性质的山居,特别是旁边已有一部级老领导的项目正大兴土木,我们更壮了些胆——就算属私搭乱建,可法不责众,且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我们又凑齐200万元开工,还特别请来画家环子设计成外表简单得像临时建筑,内里则特大其特有艺术氛围的样子……

期间由村到乡到区经常有人来分别以软硬方式要求拆除这一违章建筑,我们亦虚以委蛇应付过去——当然是靠吴志和画家朋友,老李和我都不便出面。只有一次是2008年初我刚从阿空加瓜山回来。吴志说你不出面不行了,这次是请城管大队的头,很重要,人家还在电视里见过你——这大概是我以忆中最尴尬的请人吃饭,咱一文人兼股票作手没求过人也没必要有啥非求人不可的事。席间没话找话,我在我熟悉的圈子里从来都是口若悬河的。可跟人家怎么也对不上话茬,而且还得巧妙地送礼。哦操!老子不干了行不?

今年春节前,吴志找我说这次是市里联合工作组下来,是坚决贯彻地产新政的整肃行动,而老李虽通到了市领导可人家也难顶风放水……我庆幸没再叫咱这不大不小的“名人”出面请人吃饭,受心理煎熬。

那以后吴志和亦在场的秋生几次提起推土机推倒山居的场面。导演秋生总是说“惨烈”,总说吴志神情恍惚,并说画家环子躲在远处看着自己的“作品”,推成一片瓦砾砖土时才过来蹲在废墟旁一支支吸烟。而我总像跟自己没关似地还多少有些幸灾乐祸地评论:“这就像股票的内幕交易,反正是违法的,成功了是交了狗屎运,失败了是活该。”吴志愤然:“可人家老某——(他说的是对面部级老领导)——愣是在拆除前几天被一房地产公司征走做旅游开发,还补了大笔钱;还有山脚那户据说是公安局什么人的大院子,咋就没拆?”

我说政策之外总有网开一面,就是说天塌下来大个子都有门道卧倒休息,咱这帮小个子不顶上去谁顶,你看这些年股市里查的那些坐庄操纵和内幕交易的案件,被法办的有几个是大个子?

但我们还是活该。违法乱纪的事本就不该沾嘛,就像酒后开车,查到的肯定是少数,而被查到又有能力摆平的人也是少数。咱干嘛要酒后开车呢?

不酒后开车做的到,在股市有机会参与而不参与内幕交易是做不到的。内幕交易一般指是利用内幕信息炒股套利,按美国严格的法律界定:“是看获得信息的投资者是否很清楚其所获得信息对市场价格造成何种影响,是否获得其相对于同一公司的其他投资者不公平和不正确的优势地位”(摘自《高盛帝国》)。以此标准界定和查处内幕交易行为实质上在美国也是操作难度巨大的,比如巴菲特在他的封闭的富人俱乐部里讨论的不公开的投资方向算不算?而在中国这个行政权力过于集中和利益方违规成本太低的市场里,内幕交易亦是愈演愈烈。比如江湖上传某证监会领导的公子在20052007年股权分置改革期间以300万炒成3个亿,不靠内幕信息怎么可能?比如一家国企公司的重组,从公司大股东公司高管和相关中介机构策划开始要走几个程序:地方证监局和地方国资委,中国证监会和国资委的相关处局,若涉及特殊性项目还得经发改委环保局甚至保密局——这些环节中有多少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期间多少人会直接或间接地利用内幕信息套利呢?

美国前财长鲍勃·鲁宾执掌高盛CEO那几年,他主导的利用公司并购进行风险套利的业务成为高盛核心自营业务中赢利最多的业务,他是游走在内幕信息法律界定的边缘,游走在模糊的灰色地带。《高盛帝国》的作者,本身就是金融投机家的查尔斯·埃利斯指出:“套利不是黑白分明的状态,而是经常被灰色所笼罩,不断变化”。

美国那么发达,那么法律完备、监管森严的市场里,还开发出很专业的疑似内幕交易的风险套利模式。我们这个转轨的市场,直接和间接地利用内幕信息谋利自是秃头上的虱子,你紧抓一下可能有效,但秃头长出毛发来后你能抓几个呢?

方泉绝没有清高到撞到没啥风险的便宜而不沾的程度。咱毕竟不是法定范围的内幕信息的知情人。但亦深知,因为不是直接知情者,所以咱没能力把握内幕信息转化成公开信息过程中复杂曲折甚至逆转的变化,咱玩不起就不玩了。就像转包林地盖山居,这种“大个子”才扛得住的私搭乱建的违法违规的便宜事,以咱这五短身材,还是躲得远些罢。细细想想,在股市,不靠内幕信息而斩获丰厚的朋友事实上也是多数。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